鸡腿情结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22 15:40:06

说出来有点搞笑,我有个很深不可测的情结,那就是鸡腿情结。

在我广西妈妈家那里,家家户户,经常有吃白切鸡、白切鸭的习惯,一个月会吃上几次。而每次切出来的都必须留有大大的鸡腿、鸭腿出来。两个后腿、两个翅膀根部,一共四个。鸡腿怎么分配它是有讲究的。后腿永远是留给家里最小最小的宝宝,哪怕那个小宝宝今天刚出生,那他(她)就有份,宝宝不能吃,理所当然是宝宝妈妈吃;前腿就给大点的孩子。所以大伙上桌的第一件事,就是先给每个孩子的碗里夹鸡腿,从小孩到大孩,从后腿到前腿,然后大家再动筷。我在家里永远都是吃后腿的那一个,因为我最小,我有两个姐姐、一个哥哥,从小到现在三十多岁了,爸妈还是喊我:“宝宝”!

来到江苏后,文化差异,这边吃鸡鸭肉的次数屈指可数,吃的话也是剁成一块一块的红烧鸡,没有白切鸡、没有鸡腿、没有宝宝、没有爸妈夹鸡腿到我碗里的温暖;有的只是儿媳、嫂子、我是个大人……。伴着失落,常想念妈妈家饭桌上的那个鸡腿。我对鸡腿的渴望深埋心底。多年后,我们姐妹四人都有了自己的宝宝,加起来七个孩子,这意味着我回娘家再也轮不到我吃鸡腿,那怕只是个前腿……。但是孩子再大,在父母的眼中还是个孩子,上次在娘家的饭桌上,老老少少大家围坐在一起,爸爸夹着一个鸡腿笑着喊我:“宝宝,来,给你鸡腿!”我当时热泪盈眶,激动得说:“啊,我也有吗?”那一刻心被填满!终于明白,原来我一直向往的不是鸡腿,而是爸爸妈妈的爱呀!

(皂河服务中心  蒙凤苏)